記者陳堅
  昨天中午12點,武漢藏龍島一學院工地,一名即將生產的孕婦爬上8米高的塔弔討薪,一小時後被勸下,母子無恙。據瞭解,該孕婦張女士的丈夫在某塔弔租借公司打工時,被拖欠2.1萬元工錢,3年一直未能要到,5天后就是預產期。昨天,為了籌錢入院生產,張女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。事發後,塔弔公司老闆表示,他自己也遇到了很大的經濟問題,但會借貸先償還1.5萬元,待6月份再結清餘款。
  險情:
  孕婦爬上塔弔討薪
  昨天中午12點半,市民陳先生向晨報熱線85777777爆料稱,武漢藏龍島某學院施工工地,一名孕婦爬上塔弔討薪,非常危險。
  下午1點,記者在現場看到,一名30多歲的孕婦站在8米高的塔弔橫臂上,靠著護欄,塔吊下聚集了多人,大家紛紛勸說。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塔吊下,來回踱步,顯得焦急不安。
  “我是她丈夫。”該男子自稱姓陳,他說,工地塔弔的老闆欠他們2.1萬元,拖了3年。昨天,他們本來準備來工地討薪,中午先在工地對面吃飯。12點多鐘,妻子趁他上廁所,獨自離開。12點半他找到工地時才發現,妻子正在爬塔弔,他怎麼喊,妻子都不下來。
  施工場地相關負責人說,欠薪方是向他們出租塔弔的公司。最近幾天,這對夫妻每天都來公司要錢,對施工造成了一些影響。由於對方是孕婦,他們只能端茶送水好言相勸,沒想到今天孕婦竟然冒險爬塔弔。
  施救:
  老闆到場孕婦才下來
  5分鐘後,消防隊員和民警趕到現場,民警現場開始勸說孕婦,但該孕婦表示,自己已經不相信欠薪老闆了。她說,自己就是因為沒錢生孩子,才不得已爬上來要工錢的。
  任憑民警怎麼勸,孕婦就是不下來。為了防止出現異常,應消防員要求,陳先生帶著礦泉水,爬上塔弔,脫下衣服罩在妻子頭上遮陽。其間,陳先生試圖勸妻子,但妻子每次都將丈夫推開,不讓其近身。
  下午1點20分,涉事老闆黃先生趕到現場。在民警和陳先生的輪番勸說下,中午1點半,孕婦終於鬆口,被消防員扶下塔弔。隨後,陳夫婦和黃先生被帶到藏龍島派出所。經民警協調,黃先生當天已先付給陳夫婦1.5萬元,待6月份貸款辦下來後,再支付剩餘款項。
  調解:
  老闆借“高利貸”還錢
  “借高利貸才拿到了1.5萬元。”黃老闆說,他找親戚朋友借錢開辦了公司,白手起家。但公司資金鏈很緊 。前段時間在外地做生意更是損失了上百萬元,別人也欠自己很多錢,他遠沒有外人想象中光鮮。
  黃老闆說,陳先生之前多次找他討薪,甚至到他別的工地上鬧過事。“不是我不給,實在是資金周轉不過來”。
  進行勞動調解時,他也十分配合,專門找了一個信貸公司借錢還款,但要一星期之後才有結果,等不及,就有了初步調解方案。
  今天上午,他和陳夫婦在調解中心協調,陳夫婦說了一句出去吃個飯就走了,工作人員和他等了兩個小時,卻等來“孕婦跳塔”的消息。下午在派出所調解時,只好同意先付款1.5萬。這錢是以自己房子為抵押,另找一家信貸公司借的。
  辛酸:
  3年討薪路漫漫
  “實在是走投無路了才想到爬塔弔。”張女士說,她現在在臨產期,預計還有5天生產,但付不起醫葯費。懷孕期間,丈夫四處借錢補充營養,為了省錢,她只做過一次最簡單的產檢。到了這種地步,為了孩子,也只能冒險爬塔弔討薪。“雖然安全下塔,但想起來都後怕。”
  陳先生說,為了討薪,他們去過法院,去過勞務部門,其間也在工地討過說法。他們有一個3歲的女兒,在大悟老家由父母照看,2010年,夫妻兩人來武漢,在一家建築設備租用公司工作,專門操作塔弔。2010年5月到2013年12月,他先後在武漢多個工地開塔弔,工錢卻沒有及時結清,欠款2.1萬元。老闆給他打了借條,但遲遲等不來錢。妻子再孕前,他數次討薪無果,老闆也多次失信與他。去年妻子懷孕後,需要補充營養,生活費劇增,只能找親戚朋友借錢,但借錢終究不是長遠之計。
  去年下半年,他曾拿著借條找過法院,但被告知材料不足,僅憑藉條無法起訴。今年4月3號,他轉而向江夏藏龍島勞務部門申請調解,但沒拿到一分錢,估計是妻子一時著急,才出這樣的險招。  (原標題:臨產孕婦爬塔弔 討薪籌錢入院)
創作者介紹

wz89wzhbu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